宜蘭唐邑耕園

(宋.朱熹) 半畝方塘一鑑開,天光雲影共徘徊;問渠哪能清如許?為有源頭活水來。 在一方池塘水面上,陽光、月影、雲彩,都一一映現出來。樹有根,水有源,只要心中的本源清淨,不斷把清淨水流出來,塘水就可以永保清淨,一切的思索能達到虛懷若谷的境臻

宜蘭唐邑耕園

(宋.朱熹) 半畝方塘一鑑開,天光雲影共徘徊;問渠哪能清如許?為有源頭活水來。

在一方池塘水面上,陽光、月影、雲彩,都一一映現出來。樹有根,水有源,只要心中的本源清淨,不斷把清淨水流出來,塘水就可以永保清淨,一切的思索能達到虛懷若谷的境臻 ,達到透徹清晰的明心見性。有些時候,人們該向竹子學習,竹子特性,在於未出土時先有「節」,愈到凌霄處愈顯謙虛;從古至今,往往成就愈大的愈是俱大謙和的人,沒有一片若宇,哪來浩瀚無垠事業版圖。

曾見萊特 (Frank Lloyd Wright, 1867~1959) 建築師對二十世紀富裕人生的一段反思,他說:「這個世代的矛盾:我們有更高的大廈,卻沒有更大的器量,有更多的學識,卻沒有太多的判斷力,有更多的藥物、卻少了健康,人們總是談得太多,卻做的太少,我們學習如何延長生命,卻沒有善用生命,我們生命的日子是多了,但多了的日子卻沒有生命,我們征服了外在的空間,卻迷失了心靈的空間。」

在「唐邑耕園」,自然自在的氣度,映照在四方竹林田野間。耕,在宜蘭有著鄉土不變的情誼;園,象徵陶淵明式的桃花源,在此被重新詮釋。唐邑耕園,堪稱本公司近來集成之大作。

「唐邑建設」稟承「以禾為貴」,如低頭的稻穗展現生命的謙遜、與對建築豐足的專業,擎劃「耕園人文美墅」;就如同邱昭呈建築師本身散發的穩斂的專業智慧,其厚實的建築學理與豐足市場經驗,期許為東部地區注入嶄新人文氣度的建築美學;「耕園人文美墅」案,更透過人性建築尺度的辯思,與古典建築的細膩詩性,締造一座「存於人間、揮灑心靈」的現代建築哲學之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