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梯坪827

自從萊特 (Frank Lloyd Wright, 1867~1959) 完成了落水山莊 (Fallingwater),此竟成為二十世紀最漂亮的現代住宅,也立下了現代人追求自然有機建築的標竿。偉大的建築,改變人們生活的方式,也改變住在其中的居民。

石梯坪827石梯坪827農舍

自從萊特 (Frank Lloyd Wright, 1867~1959) 完成了落水山莊 (Fallingwater),此竟成為二十世紀最漂亮的現代住宅,也立下了現代人追求自然有機建築的標竿。偉大的建築,改變人們生活的方式,也改變住在其中的居民。 就萊特而言,建築應與環境渾為一體,美化環境,而非破壞環境。在設計落水山莊時,依他的一貫作風,不單設計房子本身,連同周圍的森天林木一併考慮進去,屋內的家具和擺設也同時規畫在內。萊特一度為業主的老婆設計服飾,以便住在他設計的房子裡,人也成了整體建築的一部分。 於是落水山莊室內到處都可見紅色。沙發、壁爐、地毯。這是切羅基紅 (Cheoke Red),萊特一向最愛的顏色,連他的私人座車也漆這種顏色。落水山莊屋主考夫曼 (Edgar Kaufmann, 1885~1955) 曾向萊特表示:

「萊特先生,我真的不太喜歡你推薦的紅色。」
「沒關係,你遲早會習慣的。」萊特答道,充分表現他的霸氣,也是一個偉大建築師之所以偉大的遠見。

時至今日,追求回歸自然的住宅,仍是許多人心底的夢想。於是國外美美的建築雜誌,就成為飢渴夢想的慰藉。透過照片與文字,壓抑的情緒得以滿足。想著好久好久以後,自己住的房子一定要像這樣,可是,也只能在夢想中吧!

接觸本案,毋寧是把業主的想法,移情到建築師自身夢想中。這樣的機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於是如何在理念與實際間做一折衷、如何兼顧工程與費用、如何讓它是活的空間而非樣板作品…..,這些問題與需求似乎是前往夢想的絆腳石,考驗著業主、建築師,甚至夢的本身,是否永遠只能是個夢。

從窗框到壁爐,從沙發到地毯,呼應著大扇玻璃窗,我們將室外大把大把的綠意延進屋裡來,暖暖的原木色配上涼涼的綠,倒也相得益彰。引景與造景間,光影與人們的共鳴,是需要時間習慣與配養默契的。記得美國建築教父:菲立普.強森 (Philip Johnson, 1906~2005) 第一次參觀落水山莊時,一度抱怨:山莊下的瀑布的水流聲鬧得他直想上洗手間。每個人適應自然的方式不同,但時間絕對是必須的,就當做是淨化驛動心靈的旅程吧。唯有臣服於自然,擺脫偏執與慣性,便可坐看風起雲湧時,體會掬手摘星卻得月的禪境。

我們熟悉心靈皈依的上師、美食烹飪的廚師、啟蒙知識的老師與治百病的醫師,或許我們更需要能夠實踐零距離自然空間的建築師,如同萊特與他的落水山莊,一派安靜合諧,有如在大自然的懷抱中屹立不搖,聽著風聲、水聲,眼前所見盡是一片大自然的景觀,是典型人與自然互動完美的意象,這雖是人工堆砌出來的,但也感動數百萬人,歷久彌新 。

石梯坪827, 我們期待它是萬物之神在林間休憩的隱蔽殿堂。而遠方傳來的水聲,有如自然界的收音機,照著時間依序撥放著春去秋來的旋律,眼睛所看到的,耳朵所聽到的,是天地間贈予人們的最佳禮物,不用特別討好任何人,也能得到滿心歡喜的回應。

與其說是建築師說服了業主,不如承認:你被自然征服了。